您的位置 首页 两性心理

中国家长教育的软肋,谈“性”色变!

曾经在看电影《山楂树之恋》时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就是“文革”岁月中,少女静秋曾陪朋友去医院堕胎,在看到周围人们的审判眼神时,与老三和衣躺在床上的静秋陷入恐慌的猜想:自己会不会也怀孕,也会有孩子!能看出这是中国家长教育的软肋,谈“性”色变!

这组镜头折射了改革开放前中国人关于青春与性的真实感受。改革开放之前的中国,谈论性被看做是一种罪恶和禁忌。面对年幼无知的孩子在问到:“我是哪里来的?”中国父母习惯用四招对付孩子,第一招骗:“石头蹦出来的”、“垃圾箱捡回来的”、“河里

漂来的”。估计中国绝大多数孩子得到的答案都是捡回来的,也不知道哪有这么多孩子让爸爸妈妈捡!第二招斥:小孩子问这么多干嘛?这是你不该问的问题,你还是问点学习的问题吧!第三招拖:等你长大就知道了、等你长大就明白了。而面对同样的问题,美国父母给出的答案又是什么呢?美国公共健康政策专家安吉拉的女儿问她:“妈妈,我是从哪儿来的?”她回答:“女孩长大以后,会嫁给爱她的男人,这个男人给她一颗爱的种子,进入她的身体里,会和她自身的另一颗爱的种子结合。结合的种子,在营养的滋养下,逐渐长成一个小宝贝这就是妈妈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瞬间觉得好睿智的答案!

东西方文化、传统、观念的差异,性观念、性教育也不尽相同,利弊互存,全盘照搬是不可能的。西方的“性早慧”,利在使孩子早日了解自身的生理结构,使自己的性商、情商与身体同步发育,和谐发展,养成正常的性心理,提高性保护意识。在我国由于性教育缺失所导致的性无知,甚至性泛滥,已经到了我们不得不关注的地步。我国每年约有2200万青少年进入性成熟期,18—24岁青少年中,有48%的人发生过性行为;在有婚前性行为的女性青少年中,超过20%的人曾意外怀孕,而绝大多数诉诸流产。著名性学家李银河所做的一项调查也显示:中国人婚前性行为比例从1989年的15%,蹿升到2020年的71.4%,这种变化在其他国家要经历一两百年。

“我是从哪来的?”如果不能很好地回答这个问题,孩子就不知道,父母对自己究竟意味着什么。这不仅是性的教育,更是社会、人文的,与爱和感恩有关的教育。中国学校性教育已历经20多年的曲折发展,中国真正的性教育还未开始,远谈不上规范。旧的性道德观已经瓦解,而新的却迟迟未建立。当有一天我们不再劝阻孩子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而是告诉他们怎样才能正确而自由地做的时候,也许才是中国性教育的真正开始。在此背景下,中国性教育的价值导向还非常模糊,就已匆匆“赶路”。性安全、性生理教育则以最“简化”的方式在无知懵懂的孩子面前大行其道!

“性害羞”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是根深蒂固的,但在西方国家的性教育过程中,慢慢把“害羞”去除掉了。在中国的性教育中,这种“害羞感”的保留非常重要,比如在小学教育中,说到“性交”,应当以婉转的方式表达出来。毕竟中国的性教育和西方的传统还是不一样的。相较于国内,国外在性教育方面则更为开放成熟。当然,并非大尺度的性教育就是成功的,不同国家的性教育方式和方法都有所不同,教育之后的效果也参差不齐。

千万别再忽悠孩子!千万别再忽悠孩子!!千万别再忽悠孩子!!!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现在的孩子们接触到性知识的途径越来越多,如果还是像以前那样遮遮掩掩,家长本身就戴着有色眼镜来看待这个问题,孩子只会从别的地方吸收性信息,这样对孩子的教育绝对没有好处。因为孩子太小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如果在忽悠孩子会造成严重的后果,孩子的性知识会大量的来自网络,来自色情视频和小说,这样的知识源只能让孩子们在冲动中仓促的去做一些自己完全不理解的事情,让孩子在无知的情况下自己尝试最终受伤害的还是孩子!

关于作者: 性格色彩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