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两性心理

亲爱的小孩,孩子受伤后为什么不说话?

如何保护好孩子不受伤害?为什么受伤的孩子不愿说话?遭受虐待、性侵的孩子是语言表达能力比较弱,但我们试想,如果孩子大些,她就会告诉你吗?难道她就只是怕老师的威胁吗?

我想不是的,或许是全社会都在希望她闭嘴、沉默,才好佯装一个太平盛世,才能假装过得安稳。

妈妈,我只是想要你温暖的怀抱。

孩子遭受伤害后,妈妈即使再愤怒,也要第一时间抱抱自己的孩子,而不是把她推到前面,让她冲在风口浪尖。

《嘉年华》里的一幕印象很深,警察叫孩子进去做笔录时,小文的妈妈站在小文身后,推点着小文向前走,感觉像在推一个罪犯进入审讯室。我不知道大家是什么感觉,我想,如果我是妈妈,我会牵着女儿的手,抚摸着女儿的头,还会小声告诉她别怕别怕。而多少妈妈,在孩子受到伤害后,连给孩子说句别怕都做不到,一上来就是劈头盖脸一顿骂,第一时间指责孩子是不是哪里做错了?

比如电影里小文的妈妈,医生的检查结果出来后,她第一反应是直接扇了孩子一耳光,第二反应是带着鄙夷的目光在家里数落孩子,“你看看你那个样子!”第三反应是冲进卧室把小文的花裙子全都扔了出来,还指责道“让你穿得花枝招展!”可那些不过是孩子的公主裙而已啊!

光这些还没完,妈妈还一把把女儿拽进了卫生间,粗暴的把孩子的长头发剪掉了,从孩子长发落地的那一刻,孩子已经不再依赖你,不再信任你,那时的你还不如一个陌生人,因为孩子心里本就很恐惧,不敢告诉你,而现在你一步一步把她往外推,没有安慰怀抱,只有数落和指责,她在受了这么大的伤之后,反倒变成你眼里的罪人,这是多么令人心惊的妈妈!

虽然我们在生活中可能不会如这个妈妈一般反应过激,但试想,我们小时候,或者就现在,孩子说自己在学校被罚站的时候多少家长第一时间想的正是孩子是不是哪里做错了?第一时间问孩子的是,“是不是在学校又调皮了?”

虽然事情小很多,但本质是一样的,一旦出了点状况,我们最先怀疑的是自己的孩子,自省的美德倒是很会用在孩子身上。而你知不知道,就这样的一问,孩子今后可能就不会再跟你说被罚,被欺负,甚至被虐,被性侵,因为告诉你了又怎样?只会被挨骂,为什么要去找骂呢?我还是就悄悄地让事情过去吧。

所以,有时是妈妈,是家长亲手堵住了孩子的嘴。

谢谢大家,我真的不需要太多关注。

小时候村子里有个女孩被强奸了,后来那个男人被告被抓,然后全村都知道了,大家都私底下说,这个女孩这辈子算是完了,实在太可怜了,房前屋后都在议论纷纷,女孩也经常在村里自卑地抬不起头来。

明明不是她的错,而她却做不到抬头挺胸去上学,因为学校里也多了很多双异样的眼睛,认识的同学对她都满是同情,不认识的同学也在指指点点,说“就是那个女孩!太可怜了!”

事到最后她却像背负了深重的罪孽一样,她把她的遭遇说出来,希望得到公正的对待,希望能恶人能被惩治,但周遭却在拿她受的伤当茶余饭后的谈资。

后来这个女孩转学了,一家都搬走了,据说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但愿那里不再有流言蜚语,不再有伤害她的人吧。

所以,有时是旁观者,是群众的关注和异样的同情间接堵住了孩子的嘴。

而如果作为旁观者的我们少些议论少些奇怪的眼光,她们讲出来的压力才会真的小很多。

《嘉年华》里的目击证人小米也是,她害怕得罪经理,损害酒店名誉,害怕丢了工作,无处可去,如果她讲真话,没有人能保护她,而如果她沉默,则她的生活看起来还会和平常一样。更可怕的是,因为她贫穷,黑户,她渴望拿到钱去办个假身份证,所以她还可以用证据去尝试换取幸福,把证据卖给罪犯,她不仅生活不会受影响,命运还可能就此而改变,如果是你,你敢说不犹豫吗?

虽然电影的结局是小米卖证据被骗,被打,后来才用证据帮助了受害的女孩小文,而现实生活中可以想见的是,这种反转,怕不会有多少了。

除了直接目击者,医院的医生集体做为证也是让人既心惊又在意料之中的一幕,医生受到了什么恐吓或威逼利诱我们不清楚。而我们能看见的是坐在检查床上的小文,听到这样的结果只是默默地哭了。

这样的事情在实际生活中却都多少有听说过,比如,“那个坏人来头很大,买通了上上下下多少人,你告了也没用,没人会给你作证的,到时候说不定还让你全家都在这混不下去!”

正义从来都不是光嘴上说说就可以,或许我们大家都要反思,如果你手握证据,你真的会去帮助一个陌生的孩子吗?

所以,有时候证人的沉默也只会让孩子张口之后,也只能绝望。

因此,妈妈,当我说我表现并不好的时候,请你相信我,请你耐心听我说完。不然即使没有老师威胁,我可能也不敢说出来。

因此,旁观者们,我真的不需要过多的关注,大家如若不能给予我支持,也请不要让我成人群中的焦点。不然我会真的很怕,我可能会宁愿默默忍受这一切,直到它变成心中想忘却又不能忘的永久伤疤。

而证人,即使你可能收入低,手里的证据可以换很多钱,或者你可能受到恐吓和威胁,甚至你和我没有丝毫关系,我也不知道你说了真话,我能回报你什么,但我还是多么希望你能讲真话,不然我即使告诉妈妈,妈妈也只能是歇斯底里的愤怒,而讨不回公道。最后我真的不知道换来的究竟是为正义发声还是变相的自取其辱。

而我想说,亲爱的小孩,虽然你现在可能才三五岁还不太会表达,但希望你长到会表达的那一天,这些阻碍都会移开,或至少减轻一些。

妈妈爱你,叔叔阿姨和同学们也都会保护你,别怕。

保护孩子,绝不是幼儿园挑好了,性教育做好了,练就火眼金睛了就可以,我们整个社会都需要反思,我们究竟是拿什么堵住了孩子的嘴,怎样才能真的让孩子永远生活在阳光下。

愿孩子的一生都远离伤害。

关于作者: 性格色彩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