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心理资讯

申荷永老师关于沙盘的采访

申老师:沙盘游戏被称作表达性治疗和非言语治疗,这个名称包含了沙盘游戏治疗基本的工作原理,沙盘游戏是瑞士的心理咨询师多拉卡尔夫创立和命名的,他认为沙盘游戏有三个主要的基础性原则,一个是荣格分析心理学的理论,在卡夫以前,沙盘游戏源于1910年前后,在这个时期,沃尔斯曾经写了一本关于沙盘游戏的书,其中包括了一些沙盘游戏的工作原理,1930年的罗恩费尔德做世界技术的工作,卡夫比较强调中国文化是一个基础,其中间包含了一些原则,比如说《易经》中一些原则、感应、都被运用成沙盘游戏治疗的一些原理。另外是国际沙盘游戏治疗协会对沙盘游戏的定义性的介绍。其中强调了几个要点,沙盘游戏是荣格心理学的基础,荣格心理学强调的是无意识、集体无意识,包括原型,这些都具有工作原理的性质。再一个强调的是沙盘游戏是由多拉卡夫创立的,他的工作特色是一种以意向和创造为基础的工作模式,并且衍生出两个原理:一个是强调身心的工作、另一个是卡夫定义的原理,是自由保护的空间,借用水、沙具、沙盘呈现一个系列的沙盘。他工作的目标不仅仅是症状的治疗,也包括人格的治疗,如果我们有了心理的冲突,这种冲突得不到有效的表达,就会转变成为一种症状,强迫或者抑郁的症状。而在沙盘里营造的一种自由与保护的空间会有效的创造的把它表达出来,那么症状就缓解了,这就是沙盘游戏治疗的一些基础和原理。

记者:在学校里,怎样开展沙盘游戏的治疗?

申老师:现在我们国家一直比较重视学校的心理健康教育,不管是幼儿园还是中学、大学,大概95年96年前后,学校里用沙盘游戏作为一个途径或者方式来给学生们做,到现在为止,沙盘游戏在学校里已经是很普遍了。像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华南师范大学等这些学校他们也在用沙盘游戏对学生做心理辅导,最早在广东市第一幼儿园也都在用沙盘游戏,大概的操作方式有几种形式,其中用个体辅导的比较多一些,在这样的个体辅导中会用到沙盘游戏工作室,不管来访者有什么样的心理困难,沙盘游戏工作者就会选择不同方式像选择性、创造性或者艺术性来解决来访者自身的心理困难,另外在学校里也经常会用到团体的形式,比如是在中学一个班级有三十人左右,有一个足够的空间,可以放六个沙盘,每五个人一组同时做一个沙盘,在同一个空间和时间里,这三十个人就可以完成沙盘游戏这个工作,这个工作会有几个层面,一个是如果我们的学生在学校里遇到了某种困难,比如学习的、人际交往的、感情的,这些可能来自与家庭、自身的或者是一些早期的创伤,沙盘游戏被用作一个带有治疗性的心理辅导和心理教育,帮助他们度过困难和解决困难。还有一种就是沙盘游戏这种技术可以被称作一种积极心理学或者是创造疗法,并不意味着遇到了心理困难或心理症状才可以使用,沙盘游戏是由意向和象征来做工作的,它可以激发你的想象力,发挥你的创造力,从积极心理学的观点来看,如果一个学生遇到问题,以这个问题做某种有效的心理辅导,解决他的心理症状是一种选择,但是作为学生来讲,他处于一个12岁到18岁年龄阶段,他的问题可能是发展中的问题,这个时候如果你发现了他的发展的力量或者是内在的积极的潜质,利用沙盘游戏是可以体现的,那么这样就是积极的帮助他度过这个困难,所以目前在我们国内沙盘游戏在学校里面运用还是比较广泛的。

记者:您在讲课的时候,知识面很广,涉及到易经、八卦等知识,那我们在学习的过程中,应该看那些书呢?

申老师:我主编了一套丛书,用的是〈心灵花园,沙盘游戏〉,最初选了7本,包括卡尔夫的奠基性著作、茹斯·安曼他是现任的国际沙盘游戏治疗的主席,他强调沙盘游戏是心灵的治愈、包括我写的有教材性质的一本书、包括我专门写的一本〈容格与心理学〉这些都可以做为基本的入门读物,以这个为主。卡夫本人从小学中文,她学了很多中国哲学,包括道家的哲学,包括易经,易经是一门哲学,是中国文化中最有代表性的著作,他甚至是直接使用了周敦颐的哲学思想,这些是做工作的基础。心理治疗和心理教育都是一样的,它不是单单的靠技术来工作的,它是一个心灵的转变。所有从事心理工作的人,包括心理教育者、老师需要具备一个基本的知识,这个知识包括心理学,包括哲学,我们在中国做工作这些都是需要的(包括中国的文化),而且这些是需要我们一边工作一边学习的。按照国际沙盘游戏治疗协会的要求,你可以听一百个课时的课程,这一百个课程中有50个是针对沙盘游戏的,像我们做的网络课程,初级是以操作为主,是介绍沙盘游戏治疗怎么运用、使用时怎么向你的来访者介绍沙盘(包括指导语)、别人做了沙盘后怎么一起做工作、对沙盘游戏的基本的象征性的理解等,这是基础的学习;中级的时候呢,会讲一些沙盘游戏的主题、个案的讨论分析;到高级课程的时候,就会涉及到沙盘游戏内涵的课程,包括积极想象、意想体现等。这一课程并不是太复杂,一百个课时涉及的内容再加上容格心理学的无意识、象征、原型等基本的理解,这些通过自己的读书和学习是可以完成整个的学习过程的。

记者:上课的时候,您也提到了周墩颐的《太极图说》,我们是不是也需要读呢?

申老师:有些书被称之为中国人必读书,象胡适先生在台湾编的一套丛书——中国人必读书,我们都是中国人,有些书是应该读的,比如易经、老子、庄子、四书、论语、大学、中庸等。这些书被称为中国人必读书。其中周敦颐的书是其中很重要的一个,他的基本的思想是《太极图说》,和《易经》有关,如果你读《易经》的话,这其中就比较接近了。新儒学也好、宋明以后儒学的开创著作也好,他们的思想基础仍然是论语、孔子、孟子、大学、中庸。容格、卡夫都比较欣赏周敦颐,奠基沙盘游戏治疗的理论基础使用了周墩颐的《太极图说》。如果你想加深对沙盘游戏的理解,那么你读一读《太极图说》是很有帮助的,周墩颐的《爱莲说》描述的莲花是很美的,这其中也包含了哲学思想。周墩颐的哲学和沙盘游戏的治疗有更密切的联系。

记者:沙盘游戏治疗更适合什么样的人群?

申老师:一般来说这个问题包含两个方面,其中一个包括这种方法的适用范围,一个是使用方法者的范围。沙盘游戏治疗的特点来说如其中的一些意想、象征,称作为艺术治疗、表达性治疗、甚至是非言语治疗,有些时候心理困难是说不出来的,难以用语言表达,这时你可以考虑用非言语治疗形式,其中也可以用沙盘游戏治疗。比如说一些自闭症的来访者,一些不爱说话的来访者,如果用其他的方法,可能就不太容易,就比较适合用沙盘游戏来做工作。另外,沙盘游戏治疗使用范围相对来说比较广,只要你作为一个心理教育者、作为一个心理治疗师,如果你认为你有能力去工作的来访者,不管它是心理教育的水平还是治疗的水平,都基本上可以选用沙盘游戏和来访者接触。那么话又说回来了,任何一样东西都有它的局限,像沙盘游戏,如果说一些比较特殊的心理困难,比如边缘性人格障碍,有分裂症状的来访者,比如有幻听幻觉、心理非常不稳定的一些来访者需要使用沙盘游戏或沙盘游戏带来意向的时候,你尤其需要非常谨慎。

记者:是不是特别理性的不适合做沙盘游戏治疗师

申老师:一般来说我们每个人都具有理性的一面,即便是一个理性占优势或绝对优势的一个人,他内心深处也会有感性的层面,沙盘游戏是一个操作性的过程,一般意义上来说,西方模式的咨询就是以对话、谈话为主的治疗过程,不一定适合某一些中国背试,但操作性呢,沙盘游戏是一个操作性过程,你要选择沙具,这不仅仅是用语言来表达,你可以用手来表达,可以用沙具来表达,就是这种风格比较适合中国人。

我们在国内做沙盘游戏也十多年了,这十多年下来,被接受的程度和效果比我们预期的要好得多,实际上所谓的沙盘游戏工作方式的基础是心理分析,或者说是在西方的单纯语言咨询工作的基础上加上一些更生动的、更情景话的表达性的一些方法。这样的工作方式在国内发展会有一些优势。

记者:您在四川工作的一年多的时间里有什么样的感想?。

申老师:我们过去是做心理援助的,很多国内的心理学学者、心理咨询师还有很多有热情的志愿者等,大家都带着不同的心理学知识和方法去做工作。我们做的工作当然是沙盘游戏治疗,沙盘游戏是我们主要的一个工作技术。

这个工作中间有几个层面,我们在汶川那里工作,汶川石门小学给我们建设了七个心理防御工作站,给人的感觉就是我们作为志愿者也好,作为心理辅导师也好,是去帮助灾区受难的同胞的。这只是问题的一个层面,而实际上呢,我们不仅仅是在帮助别人,我们作为学者也好,作为心理工作者也好,也有很多的收获、学到了好多东西。

我们都知道佛家讲慈悲,慈悲是很神圣的、很吸引人的、很美好的一个愿望,我们都了解,对于我们来说一点也不陌生,虽然书上我们可以解释它,但是慈悲不是一个书面上的语言,也不是书上的一种理论,你会感受到慈悲的一个实实在在的气氛,或者说是它的意义的呈现,当然这就是一种修行的,是一种体会。另外就是我写的《三川行思》这本书,是写羌族的,因为我们工作的来访者有一些背景都是羌族的,那么标题是“千万年守护者”,我们被称为炎黄子孙,因为羌族和炎帝有关,不仅仅因为是这个,羌族是特殊的一个民族,在三川之间(汶川,北川,青川)他们守护了千万年,炎黄子孙有着漫长的历史。他们给我的感觉就是,他们守护住了我们千万年的血脉,默默无闻,但是在地震期间受到了一种很大很大的冲击,一种灾难,他们守护千万年都无怨无悔,我们就是去了一年365天,做的是力所能及的工作,所以说这个意义不仅仅是在做一个心理援助。

最重要的几个工作原理和沙盘游戏有关,刚才讲的沙盘游戏是操作层面的,这个是更深层的,像“大禹”是一个原形,“大禹治水”也是一个方面,做心理治疗、做沙盘游戏和治水是一个道理的,其中我们工作中间很重要的一个工作叫命名,像抑郁、强迫等,你很难受但却说不出来,一旦你能说出来的时候就迎合了早期心理治疗强调的一个“谈话”治疗的作用,那么命名的呢?我们做沙盘游戏,你摆放的什么然后去描述他,这是我们最基本的技术,那么每一个心理症状的背后都有一个情景,就算是一个正常的人、健康的人也都有情景,但是你不小心使这个情景被引发了,就有可能表现出心理的某种症状。那么这个情景是否有创伤?像一个受伤的兔子也好、动物也好,心理治疗的过程包括沙盘游戏或者心理教育的过程,是一个驯养、驯化拟情景的过程。基本上国外的理论也会这样认为,那么驯养的原形是什么呢?和神农有关,神农是农耕之主是、训牧之主,医药之主,中国的神农尝百草。

关于作者: 性格色彩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