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心理资讯

身体疼痛谨防抑郁症

刘女士今年50岁,去年年底刚退休。赋闲在家的她不到半年的时间,竟然得了一场北部疼痛的怪病。

他的女儿告诉我:“没退休前,她的母亲对工作兢兢业业,每天上班、回家两点一线。虽然有些累,但总说日子过的听充实的。可自打退休后,她就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最近还总说后背痛。”

我问:“你母亲平时和谁在一起生活?”

女儿回答:“我平时工作挺忙的,没时间回去看他们。为了更好的照顾他们,我特地给他们请了一个保姆。我爸现在还没有退休,每天一早就出门,家里只剩下我妈和保姆两个人。”

转过身,我关切地问刘女士:“和保姆相处的如何?”

刘女士长叹了一口气说:“家务全由保姆负责,我想帮忙,保姆不让。我平日里没有什么特别的兴趣爱好,跟保姆没有什么共同语言,和周围邻居交往也不多,整天觉得无事可做。除了看电视就是看报纸。这日子一长,我就觉得更不知如何打发时间了,自己就像是一个闲散、多余的人。”

慢慢地刘女士感觉自己的体力和精力一天不如一天。做事也提不起兴趣。3个月前,刘女士隐约感到背部有针刺般地疼痛,但休息一会儿就能缓解。开始她并没有放在心上,可到了后来,疼痛地次数不断增加,范围也逐渐扩大。最近1个月,后背地疼痛越来越频繁,几乎没有停歇地时间,而且休息已经起不到任何作用了。

“后背疼啊。疼得我不敢说话,甚至不伽马大口喘气,只能蜷缩身体,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等着疼痛感逐渐消失。”刘女士痛苦地说,“为此,我跑遍了当地的大医院,去了许多个科室,却一直没有查出什么原因,只能临时开一些止疼的药,暂时缓解一下痛苦。”

疼痛加剧让刘女士对自己的身体状况特别敏感,也越来越依赖家人,处处需要有人在身边,总担心自己会出什么事。家人为此非常担忧。老伴特意休假在家陪伴她,女儿也时常请假来照顾她。

经人介绍,刘女士在女儿的陪伴下来到精神科就诊,这才有了前面的对话。

听了留女士的话,我考虑她其实患的事隐匿性抑郁症。这是一种不典型的抑郁症,期主要表现是:反复或持续出现各种躯体不适,如头痛、头晕、心悸、胸闷、气短、四肢麻木、恶心等症状。患者常去内科、神经科多方求治,但往往检查不出具体问题。

隐匿性抑郁症很容易被忽视。患者应该如何区分隐匿性抑郁症和一般性的躯体疾病呢?这里提出两条判断标准:

1、患者表现为身体不适,却又检查不出相应的器质性疾病或器脏损害,即首先要排除躯体器质性疾病的可能。

2、患者除突出的躯体症状外,也有易于的表现,其表现往往包括:高兴不起来、没有兴趣、精力不够等,证实抑郁症的三个主要症状。

病人如果符合上面两个标准,那么很可能患的就是隐匿性抑郁症。所谓隐匿性抑郁症就是躯体症状掩盖了抑郁症状。应尽早到精神科就诊,以免延误了最佳的治疗时机。
经过深入、详尽的交谈,我帮助刘女士解开了躯体疼痛背后哦隐藏的心理矛盾。

我告诉她:“你早已习惯了过去的生活,退休后,原来那些工作压力一下子消失了,你反而觉得不适应。退休前,你和普通人一样,工作只求尽善尽美,如今退休了,你失去了这个目标,没有压力的生活反而使你不能承受,感觉整天无所适从,心情也闷闷不乐。女儿自立门户,自己需要保姆的照顾,这一系列事件的发生,让你觉得自己不再被人需要,失去了价值感。久而久之,你发现生活没有乐趣,心情不好,对自己的评价降低了,做事失去了兴趣,而这些抑郁症的症状被疼痛所掩盖。”

刘女士点点头,“有时候,我真是感到自己老了,不中用了,成为家人的负担了。后背疼痛这件事,让我很害怕。”

我说:“人老了都会关心自己的身体,这是人之常情。只是后背的疼痛犹如一条导火索,你更加担忧自己是否得了重病,也特别害怕亲人离开自己,怕自己一旦有危险,不能得到及时的救助。一般而言,人们越是过分投入对身体某个部位的关注,就越会放大这个部位的不适感。疼痛最初可能只是偶尔发生的,可你的担心与过度关注增强了疼痛感。为了治疗,你辗转于各大医院,做各种检查,一方面是想核实自己的担忧,尽早发现问题;另一方面也是希望获得家人的体贴关心。因为只有疼痛和就医才能让家人照顾你。”

刘女士看了看自己的女儿,沉默了。

隐匿性抑郁症在中老年患者中比较 见常。在治疗方面,一般运用抗抑郁药物治疗和心里治疗的综合方法,经过系统治疗可以明显改善患者的易于情绪和躯体疼痛。

针对刘女士的情况,在服用抗抑郁药物并纠正她对疾病、自我评价中存在的一些不合理观念的基础上,交给她一些应对情绪和躯体疼痛的方法,如转移注意力(多结识一些朋友,在不开心或感觉不舒服的时候和家人、朋友聊天或通电话,或者听一些舒缓的音乐)。用表格记录每一天的生活,找出减缓或增强疼痛的活动,然后多做那些额有一的事情,并且多参与一些 户外活动。另外,学习一些放松的技巧。经过系统的治疗,六年上海的情况明显好转了。

关于作者: 性格色彩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