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心理资讯

每次考验都是一次成熟的机会——常规的危机

变化、危机,生活的狂风暴雨不可避免地向我们袭来。我们备受折磨,便把它们视作敌人。不过,正是危机让我们反躬自省,重新认识自己,所以,它们又是我们的朋友。前提是我们能够顺利地度过危机。

危机,危机,这个不陌生却不讨我们喜欢的词,除了被用来指“经济危机”或“政治危机”以外,还指我们在内心世界中经历的混乱时刻,以及我们在人生的旅途中遭遇的各种变故。佛教说“诸行无常”,即世间一切东西都是无常的。不论是我们的内心还是外部世界,都处在变化中,变化过大则会导致生存危机。

生活不是一条平静流水的河流,狂风暴雨会不停地吹打我们,令我们丧失信心,丧失甜蜜的幻想,把我们从昏昏欲睡的日常生活中惊醒。在这个意义上说,尽管危机的发生违背我们的意愿,但它却是我们的朋友,让我们匹配。它迫使我们重新梳理生活,重新看待自己。

常规的危机

这是一些阶段性危机,每个人在成长过程中都会遭遇。第一次也是最震撼的一次,就是出生:从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破茧而出,与母体分离,隆生到这个世界上。变化如此巨大,有些人甚至毕生都在寻找这种重回母体的安全感――在爱情或醉酒中找。

在那些让我们脱胎换骨、蜕变成人的危机中,艰难的分离过程是最主要的振动因素。比如青春期,从青少年逐渐步入成年,生理上和心理上都在发生变化。这也是“叛逆期”:谁没有见过那些稚嫩而严肃的脸庞呢?他时而蛮横,时而脆弱,时而疯癫快乐。他们怀疑一切现有秩序,成人也可以成为他们塑造自我的榜样。法国青少年专家帕特里斯·于埃尔医生认为,青春期的危机是正常的,没有危机倒是令人担忧的。孩子的大脑想象功能日渐觉醒,身体充满活力,丰富的创造力让他们对现有的秩序不屑一顾。青春期是孩子从蛹化蝶的过程。

然而,问题的复杂性在于,青春期危机恰逢父母的中年危机。如果父母自顾不睱,怎么能帮助叛逆中的孩子?于埃尔医生的观点是,父母应该先解决好他们自己的危机,然后才能陪伴孩子顺利度过青春期。

青春期的危机也是一次性别危机,女孩这个时期开始恋爱,一点一点变成女人。一方面她要认同母亲以塑造自我,另一方面又要脱离母亲以扮演自己的女性角色。在生命的每个关键时期,女性人格都在不停地发育完善;出生,青春,生育,一直到更年期。

男人们也逃不过这些内心的摇摆动荡。到了40-50岁,有些男人突然感觉老了,力不从心了,而这时女儿有了男朋友,公司里也有年轻人赶上来……突然走到人生的正午,人变得焦虑起来。荣格说过:“因为中年是人生彻底缩放的时期,用足了所有的能力的意志力。但是,中年也是黄昏降临之前的时刻。”这就是中年危机,中年人感到了时间的紧迫,思索起生命的本质问题:我过的是我想要的生活吗?年轻时的梦想哪儿去了?我愿意和身边这个女人一起老去吗?我做了该做的吗?还有时间吗?这些内心的冲突让他一次次跃跃欲试,换一种活法,过一种更激烈、更真诚的生活。

最后,老之将至,生命的长河终于平静。不论男人女人,老年都被看作是智慧之年,这令人期待。但也令人恐惧,因为“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大幕即将落下,每个人都要面对自己的结局。不过,我们也会见到如杨振宁一样的人,以82岁高龄迎娶28岁的新娘。虽然罕见,但我们毕竟看到了另外一种走到终点的可能性,他的勇气和开拓精神不得不令人佩服。

亲人的病死亡,自己的遭遇严重病症或事故,失业或失恋,这些不可预见又避免不了的危机,突如其来地袭击我们,把我们推向灾难的深渊。我们先是束手无策,然后每个人又地根据自己我有的能力和资源作出应对,找到符合自己的解决办法。

还有比失去孩子更痛苦的事吗?法国精神医生大卫·塞尔旺·就行了莱伯曾经写道:“从我的治疗经验来看,痛失孩子,甚至只是孩子病重,可能是人所承受的最痛苦而且是最难复原的之一。”2006年,我们知道有这样一位母亲叫柳红,她失去了16岁的儿子子尤。子尤患有癌症。柳红说在陪伴儿子治病的31个月中,她体内的所有细胞全力为儿子撑起。她帮助儿子出版了《谁的青春有我狂》,让儿子短暂的人生充满传奇。儿子去世后,她说自己的也随之而去,她的面庞突然蜡黄、憔悴,如同抽空了一般。她用强大的母爱,让儿子在人间留下了惊鸿一瞥。

亲人的亡故让我们无比痛苦,但也让我们思索人生,思索自己的死亡。作家王朔最近透露:“那年(2000年以后),梁左、我哥、我爸相继去世,我突然觉得死亡离我特别近。我多怕死啊,我得知道死亡怎么回事啊。”这之后他发现了佛教,他说:“佛都是讲生死问题的,就是教你生命的源头、归宿是哪儿。”他从《金刚经》中看到了能量守恒、众生平等,看到了世上从来就没有主,也没有神仙皇帝。

这便是占用哀伤后获得的不同寻常的力量,哀伤化为力量的源泉。这一转变过程成了心理学者研究的课题。他们知道,在人们感受哀伤的过程中有一些重要的因素在起作用:抛弃各种形式的幻想,承认自己无力回天,接受现实,直面自己也会死亡的念头,等等。令人惊奇的是,在不可预见的危机发生时,生命的力量表现得比在阶段性危机时更强大,这或许是因为人们已经掉到谷底,面对的是最荒诞和最恐怖的事情,除了用力跳起来,没有别的办法。

也有一些人的情况变得很糟。他们不能从此类危机中走出,精神持续沉浸在抑郁中,甚至以自杀结束。很难解释危机为什么会导致毙命,为什么一个人会停止“与生活抗争”,是不是因为过去的经历太过沉重而无法承受?没有愈合的作品重新作痛?或者和语言形容自己所受的痛苦?

痛苦不分等级,程度也因人而异。对这个人不重要的损失,对另一个人却是沉重的,这取决于个人的心理成长背景。“当我最好的同学离开我出国定居时,我悲伤得要崩溃了。丽达童年时跟随家人多次迁徙,失去了很多小伙伴。面对一个朋友的离去,她没有办法做到不受伤害。

总之,不管经历过哪种情况的考验,我们总会超过一个台阶,或者是迈向绝望和死亡的台阶,或者是进一步走向成熟的台阶。哲学家尼采坚信:“杀不死你的东西会让你成长杀不死你的东西会让你成长杀不死你的东西会让你成长杀不死你的东西会让你成长。。。。”

深圳心理咨询全程心理咨询专家建议:对自我的认识有助于职场上个人更好发挥。人际交往是个体与社会最普遍的联结方式,个体在掌握更多信息的同时实现了人生价值。如果您觉得人际交往方面乃至职场上有改善的空间,我们的人际关系心理咨询专家会给您提供专业的指导。

关于作者: 性格色彩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