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心理学百科

好的生活,就是将平凡的日子过出诗意

你眼中好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不愁吃不愁喝,不愁赚钱,事业家庭美满,家人身体健康吗。是啊,我想这是大多数人的心声吧,平凡的生活中最美好的心愿,但是每个人除了生活,还有自己心中的远方,有的人浪迹天涯,把世界当成家,有的人钟情家庭的温暖,生活莫过于一盏为你等待的灯;有的人,向往把生活过程喜欢,有春风冬雪煮新茶,一百种生活,便有百种美好,我们不如把平凡的日子过成诗意!把柴米油盐的日子过成诗意的栖居,才是我们向往的生活!

就像王小波说的那样:“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

生活美学给予你的正是将寻常日子过出诗意的能力。

生活之美无关财富,贵在有心!

随着社会的富裕,传统文化的兴起,美学概念进一步深入人心,越来越多的人不再一味追求金钱和物品的浮华,更转向养护内心安宁和生活品质的高雅,生活美学的概念不仅被提出,更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一种需求。

这样的人,对于自然之美,对于生活的美学,一定有天然的连接和深厚的底蕴。

生活不是装出来的,而是一天天过出来的

江南人往往喜欢过小日子,没那么轰轰烈烈。生活是自然的,不是装出来的,而是一天一天过出来的。中国生活美学的审美智慧讲求的是玄览之道,即用心去观看、去感受,五官五觉都要用上。想要调动五官五觉去感受,江南人在园林上的因借之法便是高明的一招。因借之法借的是色味声光。

虽然借山、借海、借水这种实借之法全世界都一样,但中国人的虚借西方人却没有。虚借借的是风花雪月、鸟语花香,即色味声光。

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是色;桂花、木樨香这些暗香是味;一个空间一旦有了颜色和味道,就完全改变了。因此,哪怕江南很多人的院子只是个蟹眼般大小的天井,也一定会种上芭蕉、竹子。

“风篁类长笛,流水当鸣琴”是苏州沧浪亭的翠玲珑联,也是借声为景的经典,在古人看来,蛙叫、鱼嚼……任何声音都是美的,有了声音,空间也便活了起来。

而光,一是指日月造就的光影,比如竹子、太湖石投影在白墙上便成了画。二是指岁月,不少江南房子外墙爬满了爬山虎,随着四季变化,爬山虎春天萌芽、夏季碧绿、秋季红叶、冬季枯枝则成了抽象线条画,以岁月着色自然造化,是人工无法创造的美感。

春天透过窗框赏园内的芭蕉,冬天芭蕉枯萎在窗框上糊上画赏画,“尺幅窗无心画”,能感受生命、自然跟你的互动,这便是古人的生活美学。

只要有心,没有园林也一样能把生活过出美感。

生活无非是衣食住行,通俗一点就是吃喝拉撒。生活美学就是让日常的吃喝拉撒、衣食住行变得具有美感、变得更为美好的一种学问。

常常有人问,没有园子还能把生活过出诗意吗?只要你有一方书桌哪怕是梳妆台,放上一小盆盆景就是缩小了的园林。

让生活变美关键在有心,而非财富。《浮生六记》里,沈三白和他的太太芸娘是非常清贫的文人,他们没有园林,只是放一个碗来养莲花,如何把养在碗莲养好?他说要在隔年把莲子两头削尖,放在鸡蛋中封起来,然后给母鸡去孵,孵到其它小鸡出壳的时候才把莲子取出,放一种中药叫天门冬,然后再放燕窝的泥搅拌在一起,然后晒以朝阳,饮以甘露,这样隔年的碗莲才能养好。只要有情怀,他们照样可以过得如此浪漫。

还有捧着腊梅回家清供的老人,买来白兰花做车内天然香水的司机……

这些情怀都无关钱财,却依然美得让人悸动。

当有一天,你听到一支特别的曲子,收到了朋友旅行给你捎来的伴手礼,或者只是参加了一节插花课,你会突然停下想:生活是否还有另一种运行的可能?

“请治愈我浮躁的心吧,哪怕只是一瞬间。”

于闲适中放慢脚步,去休憩,去领悟,去思考,天下之乐,确实莫大于是。

如今,中国人骨子里从未真正忘却的文化自信在苏醒,中式审美、中式生活渐渐回归,过去在书中领略的中国式茶道、香道、花道、家具、器物等重新成为了中国人的生活焦点。

我们何等有幸,我们终将,回归中国人本就应该的生活。

关于作者: 性格色彩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