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健康心理学

从小缺爱——我这样进行自我疗愈

01

子鼠年,太岁当头。谨防消化系统疾病。

但我还是食物中毒,得了急性肠胃炎,拉肚子,肚疼。

这其实也不是什么太严重的病。不用去医院,到药店买些药,服下就好了。

去的时候还没有什么,从药店拿到药,回家的路上,越来越感觉到打不起精神。坐在路旁边的的路沿石上小憩,积攒一下劲头,继续往前走。但是,路好长啊,越来越感到虚弱,无力,又找一块石头坐下来,微闭眼睛喘息。内心也变得十分脆弱起来。

有一位晨练的女士,从我身旁经过,瞅了我一眼。我好想,有一个人陪我回家。

02

终于回到家里,烧了水,服下了药物,然后再也没有半点力气。

我不想吃早餐,就一头倒在床上昏睡。

其实并没有什么睡意,只不过感到特别的无力罢了。闭上眼睛,泪珠却夺眶而出。突然觉得好难过。

是的,我好脆弱,好无助,好难过啊。忍不住回忆起小时候肚子疼的情景。我自小就肠胃不好,经常闹肚子。

小学上课时,肚子疼得厉害,班主任老师就带我去卫生所,抓些药。但是家里没有钱还老师药费,后来我肚子疼的时候,班主任就批假让我回家。

家里哪有什么人呢?父亲可能在遥远的地方做工呢。母亲呢,可能在田地里挣工分,或者在挨生产队长的批斗。

所以,我离开了学校,往往是一个人坐在河边的杨树林里,哭啊,哭啊。或者趴在家门口那块被太阳晒的暖烘烘的大石头上哭。

我不知道我会不会死掉。不知道肚疼还要多久,会有多么严重,我能不能受得了?事实上我没有想那么多,不敢。我潜意识当中则形成了一个规条:不可以生病。这个规条有效的保护了我。

03

是的,在我成年后生命的岁月中,我很少生病,只是偶尔会有感冒,肚子疼。

在别人看来这是一些小毛病,真的,服些药就好了。然而对于我来讲,却不啻是一次生死大关。

真的,不管是感冒或者是我肚子疼,我都会感觉到世界的末日要来临了。

所谓的世界末日,就是内心感觉到,那个疼痛不知道有多么严重,可不可以忍受?在承受这些疼痛的时候,还有内心的巨大的恐惧在消耗着心理能量。一个人在疾病面前,真的太脆弱了,太无助了。内心是无尽的恐慌。

油然而生的是内心的孤单,和难过。《神雕侠侣》当中,小龙女看到杨过受苦,就会抱他说:过儿,我再也不离开你了。

可是我不管怎么疼痛,永远都没有一个人在我身边。这种凄凉,没有人能懂。

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讲,不可能依靠自己来了解病痛这一危险的性质和程度,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承受。这才是真正的凄凉,和惶恐。

我好羡慕,好向往,好想要有一个小龙女。生命当中如果有这样的一个人陪伴,那还有什么不能面对呢?所以杨过说:能够和姑姑在一块,死又何惧。

我好羡慕他们。如果在我生病的时候,有人陪伴着我,告诉我:疾病其实没有那么可怕,有药时,服些药就好了。那我会减少多少恐惧,会得到多大的安慰呀!

04

就这样,我在床上边昏睡,边流泪,躺了9个小时,中午只吃了少量的食物。我发现,最大的疼痛,不是生理上的,而是心理上的。

是的,疾病带来的生理上的疼痛,并不可怕,药物就可以解决。但是伴随而生的心理上的未被满足的渴望,才是永久的疼痛。

当我肚子疼的时候,一个压抑在内心深处的渴望被唤醒了,我想要被人照顾!我想要被人爱护!哪怕这种爱和照顾只是给我一些标志,让我明白,我经历的事情是什么危险程度并不大。

而早年生病时,不被照顾带来的孤单,恐惧,无助,就会像一个巨大的黑洞一样,把我吞噬进去。如同世界末日来临。

或许有点可笑吧。我这么大的人了,内心却这么脆弱,那么渴望被爱,被照顾。是不是越老越矫情了呢?

我想说不是的。大半生以来,我都在回避内在的渴望,用争取外在的成功,去做事情,不能生病等方式逃避。但是表面的光鲜,掩盖不了内在的匮乏。

我就是想要被照顾,被爱。

05

小时候,我不敢向父母要求被爱被照顾。我知道他们是那么的艰辛,那么的不容易。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让自己变得更懂事,更有价值,以此来减轻他们的负担,或者说带给他们幸福。这是我长久以来的生命动力。

如今,每年祭奠父母时节,我站在他们的坟前,我感觉他们对我是满意的。

然而,离开父母的坟茔,当我回到生活当中时,却隐约有一种孤单和迷茫。因为,他们再也不会需要我为他们做什么了。

我也想去爱更多的人,力所能及地为别人做一些有价值的事情。所以我并没有堕落,而是很上进。引以自豪的标志就是,中年,我跨界成为了一个心理咨询师,心理疗愈文字写作者。在助人的过程当中,会给自己带来莫大的欣慰。

06

我要开启自我疗愈的历程。

我的那个内在缺爱的、不被照顾的小孩啊,我看到你一个人孤苦地坐在树林里哭泣的情景,看到你一个人脆弱地趴在石头上哭泣。

我的眼泪也忍不住在眼睛里打转。好可怜呀!我能对你说些什么呢?我能改变些什么呢?事实就是那样,让人感到脆弱,恐惧。我只能感叹,生命就是这样如此让人悲悯。我也只能表达我的怜悯。

那个小孩儿,从沉思中,带着惊异,慢慢把头转向我,然后冲我笑了。

我也会意地笑了,我知道他并不需要我的怜悯。

果然,他对我说:生病会触发我早年未被满足的渴望,我想要被人爱,被人照顾。得不到满足时,就会带我进入到无助和恐惧中。但是现在我明白,病痛没有那么可怕。重要的是我明白,我的无助和恐惧,只不过是芸芸众生悲苦的一个缩影。而我穿越过这些痛苦之后,也可以给别人带来些许的安慰。

我由衷地欣赏说:是的是的。你那么坚韧,那么上进。你会用自己的价值之灯来照亮来访者的苦难。

他说:这可能就是我来到这个世界上所经历的苦难的意义。它将引领我完成我生命的终极使命。

我忍不住冲他点头,不住地说:是的是的。

我感觉也许并不需要过多的语言,来表达内心的对他的心领神会了。

07

我激动过好一阵子以后,思考着问:那你内在被照顾、被爱的渴望,怎么去满足呢?

他狡黠地笑,说:你还问我啊?你现在不是正在做吗?

我有一点难为情。

他说:你做心理咨询,难道不是在满足自己内在被爱、被照顾的渴望吗?

我说,是的。表面上是化解来访者的痛苦,而在此过程当中,跟来访者建立的深层的内在链接,让我感到由衷的快乐,愉悦。

也许,就是这样,通过照顾和爱护别人,来满足自己内在的需要。

我跟自己的内在小孩拥抱在一块。他说:你看到我了。我说:谢谢你,让我活出了今天的样子。然后我和他都不约而同的说:我们本来就是一体的。我说:对,我们永远也不要再分开。他也说:不分开,好好活。

关于作者: 性格色彩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