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心理学百科

受害成瘾症

为什么这么多的中国人,尤其是女人会成为受害上瘾者?总结这些受害者的共同点,对原生家庭极为付出,无法承认自己和父母关系的真相。真相就是,父母对自己很冷漠,尤其是对比其他兄弟姐妹,自己最受忽视。受害者心理一直潜藏着怨恨与不甘,试图通过不断重演“别人对不起我”的闹剧,迫使对方承认错误,满足无意识中对父母向自己认错的渴望。

大多数人不愿意受这种胁迫,有的受害者会不惜代价把闹剧玩到极致,给对方制造致命的内疚,逼迫对方,通常是配偶或者孩子,向自己道歉。可悲可笑的是,再多的人向自己道歉也无济于事,因为内心真正怨恨的,是父母,是受害者最不愿意承认的事实。

一直想总结一种病症,我想称为“受害成瘾症”。这个病症最大的特点,就是追求受害者的身份如同吸毒上瘾,这样的人在中国数量极为庞大,通常被我们称之为“好人”。

沈阳保姆虐打婴儿案资料:“高女士两口子工作都比较忙,为了照顾孩子,2010年10月份,女儿刚刚两个月大的时候,高女士通过中介给孩子请来了一个保姆。

“刚请回来那会,孩子就总受伤,头上有包什么的。当时保姆说是孩子不小心撞的,当时我们也没多想,谁家孩子没有磕着碰着的时候?后来孩子有两次伤得比较重,一次是鼻子下碰破了,还有一次是脑门上裂了个口子,我们也没追究!”

“今年5月份,一天晚上我去卫生间,就听见保姆打孩子,‘啪啪’的,我和老公说,他不信。” 为了探究个究竟,高女士的爱人购买了一个闹钟式摄像机,摆在自己卧室的桌子上。

角度有限、最多只能录一个小时的摄像机毕竟有限,直到6月份,高女士才积攒全了保姆打孩子的证据。

“我们发现孩子睡着了她也打,嘴里还骂,说什么打死你之类的!”忍无可忍的高女士在和丈夫商量,并找好接替的保姆之后,6月17日,和梁女士摊牌了。

“我老公和她说,以前的就算过去了,只要今天你没打我女儿,我就不追究你了!结果视频一打开,就是她扔孩子的镜头,完了还让孩子啃她的脚指头!”

上面的这段资料,越看越是气愤。孩子2个月即受伤,但直到10个月,这位母亲终于攒足了作为“受害者”的证据,才请走保姆。整个过程如同警察卧底黑帮一样,有计划,有步骤,不慌不乱,还接替者都找好了,才跟保姆摊牌。在记者采访她的视频中,这位母亲面无表情,大笔墨铺陈自己对保姆多么好,给多高的工资,买昂贵的水果。视频里看不到悲愤,看不到对孩子的感同身受,只剩下一个冷酷如尸体般的受害者。悲剧的是,这样的母亲并非少数。

曾有一位女来访者的案例:妈妈经常对自己和周围人诉苦,婆婆对孩子非常不好,小时候把孩子饿的像个猴子一样,每当这时候,自己就会同情母亲,一起仇视奶奶。

在咨询过程中,来访者逐渐回忆起完整的真相。因为上班,母亲把自己送到婆婆那里养,婆婆对孩子没有耐心,几个月大婴儿只能一天吃到一餐米汤。上班的地方其实离婆婆家非常近,每天中午都能回到婆婆家。但是母亲什么也没做,任凭自己挨饿,以此作为“受害者”的铁证,不停的向所有人证明婆婆多么坏。

我自己的案例:小学的时候,几乎每周末我都被送到奶奶家,周一回学校的时候扁桃体总是肿大,妈妈就会“关切地”向老师请假,带我去医院打针。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妈妈不断有谈资,向所有的同事诉说这个奶奶对孩子多么坏,孩子一去她那里就生病。但是对奶奶,妈妈一句话也没说过。

妈妈日复一日的向我抱怨父亲,有一次我忍无可忍的爸爸爆发了,被皮带抽,结果是同学带我去医院包扎,妈妈并未理会。后来想明白了特别悲愤,觉得自己被陷害了,质问妈妈为何不保护我,妈妈很开心的说:你那么小就懂事了,知道爸爸是坏人,应该维护妈妈。

受害成瘾者经常主动制造陷阱,陷别人于不义。比如我一回到家,妈妈就忍不住买一大堆昂贵的食物,等我吃得很享受的时候,突然发飙,控诉我一顿吃掉的比她一个月的开销还大,我受不了回到学校,妈妈就会给亲戚朋友们打电话,继续控诉她对我多么好,我居然完全不领情,跟她爸一样一样的畜-生。

回想这一生,忍不住大哭,对妈妈说,如果一刀刀割死我,能证明你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受害者,你会很兴奋的下刀吗?妈妈却说:我是世界上最爱你的人啊,为了你可以付出一切。

关于作者: 性格色彩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