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婚恋心理学

你会把爱人打造成自己想要的样子吗

有不少人想要找个完美符合自己心中所想的伴侣,但是这样的人太靠缘分了,所以有些人会想要将自己的伴侣打造成为自己喜欢或者说期待的样子,你有冲动改造你的伴侣吗?你觉得伴侣不好的习惯你会想要帮他“纠正”吗?你觉得这样的方式对于伴侣公平吗?你会把爱人打造成自己想要的样子吗

安全与被爱,是所有人内心深处的共同愿望。和伴侣的矛盾是因为想把对方改造成自己所期待的那样。改造不成功的话,我们会伤心的。他不爱我,但不知道。他只是用我想要的方式不爱我。

回顾我们过去的恋爱,许多问题可以追溯到焦虑。焦虑让我们竖起防备的围墙,警惕地观察身边最亲密的人,让我们贪婪,强迫我们暴走,失去我们。真正让我们伤心和生气的不是对方做了什么,而是他们做的事引起了我们什么样的不安。我们在压力下处理这个世界的消极方式往往与我们内心缺乏安全感有关。

当婴儿出生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时,他没有安全感。因为周围的一切都怕他。我们出生的第一个关系是我们和父母的关系,我们想和父母形成依恋,从他们那里得到爱和支持,克服我们对这个陌生世界的恐惧。

你是在我害怕的时候安慰我,还是无视我的感受?你能给我归属感还是拒绝我?你能依赖我还是让我失望?当父母不满足你必须提供的安全感时,我们痛苦,恐惧,我们害怕自己不被爱,被爱

我们长大后,我们要在更广的范围内消除外界的不安感,寻求我们的存款,我们的容貌,我们的成就,以及爱我们的伙伴。我们要说服自己,有它,我们就有安全感,价值,值得被爱。

如果我们觉得还不安全,就觉得做什么还不够,我们会继续扩大自己的要求范围。我们想要改变世界。当世界无法改变的时候,打架改变伴侣,满足被爱和安全的需要。我们想把伴侣改造成理想的父母。这样,我们就能感觉到永远安全和被爱着。

我要求他用秒钟回复我的信息,接我的电话。出差一定要给我带个小礼物,有时间和我在一起。我相信只有这样才能证明他真正的爱

我有一个从小就在一起玩的好朋友,一直羡慕她。她交往过的几个男朋友是现在最受欢迎的温暖男人,重视体贴、温柔和细节。而且,这些都是基准,当我自己开始恋爱的时候,我要以好朋友的标准来拜托男朋友,不要从形式上让对方做点什么,而是在当时的我心里,要证明他真的爱我,要证明他爱我,我认为是安全可靠的。

比如,我要求他用秒钟回复我的信息,要接我的电话,出差一定要给我带一份小礼物,有时间就跟我在一起。前任男朋友无法做我的要求,我无法说服他的心底其实是爱我,所以我们之间吵架,冷战,最后只能分手了。

现在我开始认识到人和人的不同,每个人表达爱的方法都不同。只是,我遇到的男人不是这种类型,或者是我的一叶障碍,认为这种表达是爱,其他的行为都被我忽视了。

所以当我开始新恋爱的时候,我开始全面看问题。他不是个浪漫的人,也不太了解女孩子的心情,容易忘记神经粗糙,可以说一点温暖的男人特质也没有,但在交往中能让我感受到他的爱。他不浪漫,不给我很多惊喜,但他对我的好意是真实的,一点也不撒谎。

而且时间长了,他虽然还很细心,但发现表达不太好。不是那么浪漫和形式化,我也能确实知道对方爱我,我也值得被爱。

我相信自己,在对自己更加肯定的时候,对对方更加信任。他回复不到我的邮件的时候,我可以平静的关掉手机睡觉。他不回信是因为相信他的原因。

我也没有问根究底的问题,当我看到他有什么不告诉我原因的时候,我相信他有理由不想说,相信他能为我们的关系做出最好的选择。我发现这些变化使我们的关系更加舒适,亲密关系中的安心感可以相互传达。

安全感的认识非常矛盾。另一方面,对方非常需要我的照顾,我一方面感到坚定安全,另一方面亲密的关系本身给了我抵抗使我不安,所以我选择了异地恋。异地恋不仅能够避免给我带来很多亲密的接触麻烦,还能遮住我的眼睛,我看不到对方,看不到和我们有真正关系的样子。

看不清楚的地方是自己选择为自己编织美丽的幻想。在这幻想中他很可爱,对我很好。我在这幻想中埋头了两年,无法摆脱。

随着学习的深入,我认识到我对安全感的矛盾认识来源于我的童年和父母的分离。所以,我希望被看护,被看护的感觉,同时,恐怕分离,不能进入真正的亲密关系。

我回忆起小时候的事情之后,终于能够理解自己,能够看到和前男友的真实身影了。一直让我难过的不是他多么爱我,或者对我有多好,而是我为自己创造的幻想之美,我不想醒来。

现在的我可能还没有能力为自己提供一切安全感,但我相信,随着走上成长的道路,我会继续探索自己,找到属于自己的力量,吸引和自己有同样自信的人。

我们需要的是我们不够。对搭档的期待其实是我们小时候父母不满足的愿望。我们总是向对方寻求如何满足被爱的需求。实际上能够爱自己的只有我们,我们没有必要拼命从外面索取。

关于作者: 性格色彩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